敬 告:朗诵联盟属于网络互动平台,非社会组织,运营主体是杭州凤雏生文化艺术工作室,以刊发朗诵作品为主。除杭州凤雏生文化艺术工作室下设的网站、微信公众号、企鹅号等网络平台之外无任何分支机构、不授权任何单位团体以朗诵联盟名义组织举办任何活动。朗诵联盟网站设立顾问、艺术指导、艺术策划、专员、会员等称谓,仅代表杭州凤雏生文化艺术工作室为主体的朗诵联盟网站会员等级,且只用于杭州凤雏生文化艺术工作室为主体的网站、新浪微博、微信公众号、企鹅号等媒体平台发布作品使用,非社会组织职务。 
ABUIABAEGAAgl7WmmQYouJfyqgIwuBc4rQQ
设为首页 | 收藏本站

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【文/琉璃疏影】

 二维码 524
发表时间:2015-09-01 16:20作者:琉璃疏影来源:朗诵联盟

  人依旧,岁月流转。时光,轻易就把季节转了一圈又一圈。数着年轮的一圈圈,看着身边的风景,变迁着四季的草木荣枯。青青又一次来到曾经和子衿来过无数次的竹林。这里的一草一木,都散发着熟悉的气息。竹子,灼灼的生长,四季葱茏,由一片小竹林变成了大竹林。距离上一次见面,已经隔了整整五年。这五年的时间,在世间的长河说长不长。对于青青来说,却是漫长的一段路。


  每一次,孤独的时候,青青都会来到这片小竹林,子衿没有来,只有风。这么久以来,她已经习惯了与风对话,与青竹对话。竹林深处,刻着他们的誓言,他们的约定。每年的这个时侯,就是这个时候,青青感觉自己像在一夜之间老去。等不到要等的人,是一件多么忧伤的事情。一个人,形单影只,曾经的快乐时光吞噬着青青的耐心。子衿一走就是三年,没有鸿雁来书,没有只字片言,有的只是簌簌的风声与竹林的叹息。


  是时候告别了吧,如果子衿还不回来。青青幽幽的坐在他们常坐的石凳上。这条石凳已经被风雨刻上了沧桑的痕迹,轻轻抚摸,仿若还残留着子衿离去时的温度。抬眉,却是触不到的失望。


  青青俯身最后一次在石凳上刻下子衿的名字,或许,是时候告别了,如果子衿这一次还不来。


  【一】


  青青和子衿是从小学到大学的同学,两个人是邻居,两家父母也相处得很好。子衿比青青大三个月,两个人又在一个班。理所当然,子衿担起了保护青青的任务。从小学到大学,两个人好的就像一对亲兄妹。不觉间,两个人都由青涩的孩童,长成潇洒漂亮的俊男靓女。


  子衿天生长的帅气,直挺的鼻梁,一双大眼睛仿佛可以洞穿所有人的心事。青青便在他的呵护下,缓缓的生长,以他喜欢的模样。青青,人长得有点小巧,却长了一副惹人喜欢的面孔。她整天像个小精灵一样围在子衿身边,引的周围的女孩都羡慕不已。


  这么优秀的男孩,身后总会有很多暗恋他的女孩,若萱便是其中一个。若萱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孩,家庭背景很好。听说她父亲开着一家很大的汽车公司,若萱却从来没有因为老爸有钱而炫富。她和班里的同学相处的都很好,私下里最忧伤的事情便是暗恋子衿好久,却未曾说出口,她知道,子衿身边已经有了青青,她不想破坏他们之间的感情,因为她和青青也是最好的姐妹。


  子衿每天和青青一起上课,下课。彼此之间虽然从未表白什么,但那份默契早已经让两颗怦然的心走到了一起。所以,对于身后的风景,无论多好,两个人都不会再多看一眼。


  若萱却是个意外,不管做什么,都喜欢和青青一起。所以很多时候,他们是三个人在一起的。落花有情,流水无意。若萱一直是一个人的暗恋,而且,看着青青和子衿的亲昵,总有一种酸酸的感觉。或许,这便是青春,喜欢便喜欢了,爱便爱了,没有成全不成全,暗恋也是心甘情愿。


  也许,有的爱情是从习惯开始的。一如青青和子衿的爱情,走得那么坦然,那么顺理成章,那么心甘情愿。随着渐行渐远的岁月,青青习惯了子衿的呵护,子衿也习惯了青青温柔的陪伴。他们习惯了彼此生活中琐碎的,欢愉的,忧伤的点点滴滴。


  【二】


  多情总被无情伤,没有恨。大二的时候,若萱学会了用歌声为自己疗伤。那么漫长的一年,她对子衿对她的熟视无睹感到绝望。原来,她只能是子衿生命中的一个过客,无论她有多么美,她有多么优秀。终究,注定这是一段忧伤的回忆。她不曾敲开子衿的心门。子衿的心门,只为青青而开。她有时候也会恨青青,但是想想,错不在青青,错就错在他们相遇太晚。


  渐渐地,若萱不再像个电灯泡,夹在青青和子衿中间。没有了她的日子,青青和子衿忽然少了许多共同的话题。以往,都是若萱出人意料的为他们带来许多别出心裁的惊喜,虽然都是些再琐碎不过的小情调,却真的为单调而枯燥的生活带来了一份愉悦。青青看出了子衿眼里的落寞,不再是原来三个人的开心。到底哪里出错了,青青问自己。是不是,若萱的离开,给了她一个警示,子衿已经习惯了她的存在?


  青青不敢再往下想,自小到大,她认为子衿哥哥,只属于她一个人,无论谁都不可以把他抢去。她有了一丝害怕,她怕子衿会爱上若萱,她怕......


  子衿,也不知怎么啦,他爱青青,从小到大。但是,他似乎真的有一点喜欢若萱,若萱,这个与青青不一样的女孩,有些成熟,有些优雅,又有一点小小的忧伤。和她在一起,有些事情从来不用子衿操心。譬如,青青喜欢吃草莓味的冰激凌,子衿喜欢喝蓝莓味的脉动。若萱从来都是想他们所想,乐他们所乐,喜他们所喜。或许就是这点点滴滴的付出与陪伴,感动了子衿,吸引了子衿,子衿也习惯了若萱的存在。


  事情的忽然变故,让青青感到了一丝丝茫然,她要找若萱,因为,自始至终,青青就把若萱当成他最好的姐妹,从不防备有一天子衿会因为她而变得有些失落。可是,青青真的想不起她有哪里做错了。在他们面前,若萱从来都是在陪在他们后面看风景的。她从未表白过什么。何况,若萱现在选择了一个人的孤单,不再追随着他们,她有什么理由去打搅她?


  青青依旧安静的守着子衿,看子衿淡淡的落寞,看子衿将篮球投掷出优美的弧度。她记得她时常对对若萱说,子衿天生就是打篮球的料,看那高挑身材,宽大的手掌。而若萱从来都是浅笑着回答青青一声“嗯!”


  若萱就是在那一刻喜欢上子衿的,那潇洒的投球弧度,那专注的青春飞扬。每每陪伴他们在一起,也有一种淡淡的开心,喜欢,有时候看着就好。她爱得那么真,那么忘我,却只是整整的一个曾经,所以就在子衿快要开窍的时候,她选择了退出。她喜欢子衿,但她也在乎和青青姐妹情深。


  【三】


  青青,终究没有去找若萱,她感觉没有理由去找她。


  大三的时候,子衿开始拼命地补习所有的功课,他也渐渐地放平了心态,毕竟,青青一直在身边陪伴,而且青青那么爱他。报考志愿的时候,他没有和青青商量,选择了去西藏支教,他知道,青青肯定不会答应。青青的选择是留在这所学校。因为他们的学习都很出色,校领导早就和他们打好招呼。她认为,子衿会和她一样选择留下,因为她知道子衿爱他。


  当所有的报考志愿出现在校展示屏幕上,穿过人群走向前的青青一下子怔住了,有眼泪从心底溢出,她不相信这是真的,子衿的名字醒目的杵在新藏支教那一栏。擦了擦眼睛再看,还是子衿的名字。一阵眩晕后,青青终于恢复了力气。她缓缓的向男生宿舍走去,她要问问子衿为什么要扔下她,一个人去西藏。那个地方,那么艰苦,没吃过苦的子衿怎么会受得了呢?


  青青找到子衿的时候,子衿正在收拾行李,他要提前三天走,以来去熟悉环境,二来他怕青青扰了他的思绪改变主意。援藏是他很多年的梦想,虽然在家没有吃过苦,但他相信自己可以承受得了。


  看见青青梨花带泪的模样,子衿的心不禁也抽搐了一下。这个他一直关心呵护爱着的女孩,其实也真的舍不得。但是为了这个多年的梦,子衿必须选择离开,他不想辜负自己的青春。他强壮微笑,把青青搂在怀里,轻声安慰“傻瓜,我很快就会回来,等我!春暖花开时,我为你铺十里桃花,娶你回家。”


  青青哪里听得进去,她捶打着子衿的胸膛,“说好了要一直陪着我的,为什么不告诉我就自己去了那么偏远的地方,为什么......”此时,青青感觉到了有一种撕心裂肺的伤心,这一去,她不知道子衿几时回来。


  子衿轻轻给青青把眼泪擦干,“走,去后面的小竹林坐坐吧,这一去,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。”青青一听这句话,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下来。从小到大,他们从来没有离开过彼此的视线,忽然要分离,是真的有太多的不舍。子衿再次为青青把眼泪擦干,“听话,不许哭了,或许很快就会回来的。”


  青青终于止住了眼泪,任凭子衿拉着她的手,到了校园后的小竹林。正是夏天,竹林一片绿意葱茏。他们穿过小径幽幽,走到竹林深处的石凳。子衿让青青闭上眼睛,他在石凳上用刀刻下了一行字。刻完告诉青青可以睁开眼睛了。青青睁开眼睛,看着眼前这个自己爱了很多年的男孩,心不由得又痛了起来。子衿把青青轻轻拥在身边,指着石凳上的字说:“等我,就在这里。”


  “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我不来,你不许老!”下面落款:青青子衿,元月7月16日。


  青青看到了石凳上的字,“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你不来,我怎么舍得老去?”她叹了口气,幽幽的对子矜说。


  【四】


  往事荏苒,光阴若水。寒来暑往中,子衿已经去了西藏整整三年。这三年,一开始去的时候,他们还书信或者电话联系,渐渐地,不知为什么,青青收不到子衿的信息了。打电话,说是已停机,寄出的信也是石沉大海。“或许,子衿是累了,想休息了。”做了一切寻找都无济于事之后,青青自我安慰自己。这么久,她渐渐习惯了子衿不在身边的日子。每一天下课后,她都会去小竹林的石凳上坐一回,那里有她最美丽的回忆和最温暖的约定。她期许有一天,子衿会突然出现在她面前,给她一份惊喜。


  虽然失去了联系,但是青青依然默默等候,守着子衿走时留下的约定。她相信,失去了联系,肯定是情不得已,要不,子衿不会轻易让她难过。一如既往,等待一天又一天,一年又一年。竹子青了又黄,黄了又青。一千多个日日夜夜,有泪水,有忧伤,有失望。看着“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我不来,你不许老!”有时候心会莫名的窒息。说好的永远到底哪儿去了。没有了信息,没有了可以联系的方式,只剩下她一个人苦守着整个誓言。


  子衿不在的日子,也有很多追求青青的男孩子,可是从没有一个人可以走进青青的心间。她拒绝所有的追求,只想专心的等候子衿回来,为她铺十里桃花,娶她进门,她要做子衿最美丽的新娘。


  然,再深的感情也会被时光慢慢变淡。当又一个春天来临的时候,青青对自己失去了信心,也对子衿失去了信心。一个人思念另一个人,不是因为寂寞,是因为总有一份期许。当着一份期许变成无望的守候,心也慢慢变得沧桑。青青告诉自己,如果这一次子衿还不来,她便再也不会来了。


  七月的天气已经有点热,青青却感觉有一种彻骨的凉。记不清多少次在这里一个人发呆,一个人流泪了。子衿刻下的字已经快被她的手抚平。她和往常一样安静地坐在石登上,看着林中的鸟儿从这头飞到那头,看着蚂蚁从树上爬下来匆匆回到自己的洞穴。心,早已经如水。坐在这里,或许不只是为了等候,是因为这么长的时间已经习惯了一个人,端坐,遥望,任凭大脑一片空白。


  坐了也不知道多久,正要准备起身走的时候,青青眼前一黑,有一双大手悄悄从背后蒙上了她的眼睛。把青青吓坏了,她急忙用手掰蒙住她眼睛的大手,可是那双大手太有力,青青根本就掰不开。“谁?”青青大声问,“快把手放开,再不说话我要喊人了!”那双手终于拿开了,青青回过头,看向来人,是子衿,是她日思夜想的子衿。她不相信这是真的。“是你吗,是你吗子衿,真的是你吗?"


  子衿看着眼前的青青,清瘦了许多,成熟了许多。他知道这些年青青是怎么过的,他又何尝不是相思成疾。可是,为了生活,为了在那里专心工作,他狠心把一切联系的方式都切断。他相信青青会等他,会等他。他站在青青身后,看了很久,痛了很久。感同身受,他眼里含着泪,心痛的看着这个心中的女孩,把他缓缓搂在怀里。“是我,是我,青青,我回来了,原谅我那么久没给你信息。我......”


  不等子衿说完,满脸流泪的青青用手捂住子衿的嘴,“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,你不来,我怎么舍得老去!”


【编辑/疯浪子】按:唯美的文风,通篇充满了凄凉,不禁让人不住猜想这会是什么样的结果,继续是凄凉的还是悲惨的,但结局果断完美,有情人终成眷属。小说写法上采用的叙述较多,言词优美,将一段爱情描写的绘声绘色,仿佛风吹一样,扑面而来,令人长久回味,若情节跌宕起伏一些,一定更美,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许,一段感情也莫过于此,谁不愿执子之手,白头到老。感谢老师来稿,提前祝福节日快乐!


分享到:
在线客服
 
 
ABUIABACGAAgxPP5owYovLy9tgcwuQc4uQc

微信识别二维码